首页 >> 水墨写生 >>畫與遠方 >> “畫與遠方”(十六)—— 印尼行跡隨筆
详细内容

“畫與遠方”(十六)—— 印尼行跡隨筆

00b.jpg

汪家芳在印尼寫生

1662005886.jpg


  沈從文先生有段精妙的文字,一直在我的腦海中久久盤旋。“儘管向更遠處走去,向一個生疏的世界走去,把自己生命押上去,賭一注看看,看看我自己來支配一下自己,比讓命運來處置的更合理一點呢,還是更糟糕一點?若好,一切有辦法,一切今天不能解決的明天可望解決,那我就贏了;若不好,向一個陌生地方跑去,我終於有一時節肚子癟癟的,倒在人家空房下陰溝邊,那我就輸了”。





     這是一段有趣且頗具哲理的文字。也許,這就是大師對人生的解讀吧!



        人生長河中的輸與贏,得與失,抑或成與敗,都是瞬間而過。我選擇繪畫,也許是上蒼所為吧!從沒想過輸贏,也不會去想這些,因為繪畫是需要終身學習、修行與實踐的,這個漫長的過程與人生同步。畫者獨步而行,尤為敢於棄,既棄人所取,又執著而取,取人所棄,所得是“坐殘明月”的享受和行吟的快樂。



        在我看來,當你初時選擇繪畫時,也許是興趣與好奇使然,可能是所有孩童天真與好動、塗鴉為樂的天性所至。而當你把繪畫作為終其一生,執著追求的事業,那就是選擇了修行終身。其間,只有耐得住寂寞,方能登得理想彼岸,藝術之殿才能敞開在無垠澄明之中。然繪畫是否有“輸”抑或有“贏”?那只有讓歷史去評價,而人生的“輸”與“贏”,與自身的修行密不可分,所謂眼有多高,手就自然有多高,即是此理。



        走出畫室,去尋找自然萬物間屬於自己特有符號的藝術精神與語言。這是我追求繪畫藝術的主旨。於是,幾十個寒暑往來,我志在四方,眼觀六路,背起畫架、手攜小畫本,精心記錄著冰川無垠的南美,抑或是空山寂寞、滿目荒寒的靜默遠山,那重山疊兀的氣象蕩漾在胸中,也生髮著我筆底的無限。尤記得,那巍巍太行氣吞山河的雄渾景象,又使我勾連起了宋人的筆墨神韻與當今時代精神的契合。



        如今,走出國門早已不是什麼天方夜譚,前輩們要化數年時間完成一次的垮國遠行,我們只需輕點螢幕,三下五除二式地演繹一次“想走就走”,這是時代發展與進步惠及我們的便捷。走出國門,眼見大開,當你置身於北美洲的自然風光,即刻會被其成熟而穩重的氣象所吸引;而漫步亞洲區域的街角,那充滿著活力四射的景象,又促使你感慨萬千。有時,非洲國度蘊藏著的神秘與遠古的曠野,令我讚歎不已;而歐洲建築的經典與人文藝術的優雅,又讓我無數次留連忘返,駐足寫生 …… 畫室裏壘如人高的采風薄上,早已留下數以千幅、儀態萬般的域外風景筆墨,記錄著那時那人那景的美妙,以及“人、地、物”的畫外音。其時,是“輸”還是"贏"?真的不得而知。



        幾個世紀以來,山川五嶽的雄渾與壯美,吸引多少畫者踏足實地盡情描繪,留下了筆痕,更抒發了胸中塊壘。然自然之美才是大美。即便一座古亭,一面石壁,抑或一川碧流,漁舟泊岩腳而棲,抑或山川薄霧,叢林隱寺,也蘊有禪意之修行,或孕育桃花源記之仙境的萌芽。每每的行走,等著你用亮麗的慧眼去發現。誠如鬱達夫所說:“特特尋訪,不如偶然之所得。”



        2019年的夏末秋初,我再度踏上印尼國土,造訪世界七大奇跡之一的印尼婆羅浮屠。婆羅浮屠與中國長城、印度泰姬陵和柬埔寨吳哥窟一起,被譽為古代東方的四大奇跡。





        位於印尼爪哇島中部的婆羅浮屠,是世界上最令人驚歎的古跡之一。它的美超乎人們的常規想像。晨曦時分,我登上這座莊嚴而又古老的聖城,頓時感覺這座屬於世界最大佛教遺址之一所蘊藏著的特有靜謐,那真是超世與脫的大美。




        婆羅浮屠歷經千年的美麗和寂寞,雖然,它沒有文字記錄誰是建造者,也不知道為何而建。然而,佛塔佛尊那些千姿百態,工藝精巧傳神的大小佛像,卻讓人神往而又思接千裏。通過比較佛塔地基的浮雕和王室族譜的銘文,人們估計佛塔可能建於西元800年。





        當你行叩拜禮儀時,就會發現這裏與其它寺廟所供列的慈眉善目佛像不同。婆羅浮屠的佛像總是帶著若有似無的微笑,靜靜俯視著來到這裏的人們。




        信徒們平地拾級而上直至頂層,大約步行五公里路程,象徵著從蒼茫大地走向天穹。


印尼日惹婆羅浮屠群雕

20198

29x20cm


婆羅浮屠寺廟的群雕速寫

20198

29x20cm


晨曦中的婆羅浮屠

20198

29x20cm


虔誠(一)

20198

29x20cm


寫意婆羅浮屠

20198

29x20cm


虔誠(二)

20198

29x20cm


佛光

20198

29x20cm


印尼的爪哇山區

20198

29x20cm



印尼爪哇從林中的雞教堂

20198

29x20cm


印尼日惹街景隨筆

20198

29x20cm


印尼爪哇鄉村村口

20198

29x20cm


印尼爪哇宮殿

20198

29x20cm


        其間,每一層都代表著所修煉的一個境界。身處下六層的回廊,層層廊壁會遮擋住你的視線,你無法看到壇頂的大塔。作為芸芸眾生,你不能一踏進佛地就看到一切,你必須懷著虔誠之心,沿著階梯逐級攀登,漸漸感受和領會佛的思想和人生的奧秘。面對此景此情,我便手攜小畫本,速寫著別樣的萬態人生,而思緒也仿佛在當今與千百年前的佛教之間,來回穿越。










2019年9月汪家芳於婆羅浮屠文

攝影:王堅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