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與遠方
  • “畫與遠方”(十五)—— 寫生是自然而然的一件事

    時間,就像人生的戲法說快則快,說慢則慢。“畫與遠方”漫筆轉瞬間己有好幾個年頭了,也沒總結,也無需刻意去總結,就這樣筆隨人行倒也是很自然之事,謂:“若能轉物,則同如來”……凡物之所遇,必造於境,此心隨境轉則不自在,心能轉境則無處不自在,正可謂惟心轉境者也…… 己亥5月再次來到音樂之都——維也納,參加“中國古典詩詞與書畫——廖昌永演唱會”联袂活動,受到觀眾的空前熱烈。一曲曲古典詩詞的演唱,一幅幅詩意的中國畫與書法把觀眾帶進詩意般的境界,是為化境為物的別開生面,脫棄陳骸,自標靈采,意趣橫生的再現……

  • “畫與遠方”(十四)——東瀛隨筆

    在今天高速發展的時代,“閒靜”似乎是時尚詞彙了。繁亂的現實就像一張千層巨網罩在我們每個人的頭頂上空,能夠掙脫者甚少。因為每天面對現實絲絲縷縷、纏纏繞繞的萬千牽絆,時時像是一個忙碌且麻木的木偶,得“閑”只是一說而已,就這樣被牽著往前走,盲目並且焦慮。走出畫室攜筆相隨融合自然,數年間便有了“畫與遠方”。回歸自我,畫畫所見,正如俞曉夫有句話:藝術,最好少折騰,要靜下心來搞。扯開許多牽扯,尋到“此心安處”。“若能轉物,則同如來”......凡物之所遇,必造於境,此謂心隨境轉則不自在,心能轉境則無處不自在......

  • “畫與遠方”(十三)——再行西班牙、葡萄牙(续)

    汪家芳也癡山癡水癡山水畫,他既有謝靈運式的山水癡迷;也有顧愷之樣的對繪畫癡迷,更有黃公望般將畫與山水一併癡迷。但於此之外,他還多了一癡,即癡迷在山水之中的寫生。

  • “畫與遠方”(十二)——再行西班牙、葡萄牙

    似乎有較長一段時間沒發畫與遠方行跡中隨筆隨畫的混搭”了。 其實生活中的處處事事,有“混搭才會有“發酵的別樣味道。現時今是一個高速發展的時代,使世界在縮小,而胸襟在“放大,然視野在延伸。先行萬裏路再讀點書可以更好的理解已認知的內涵,在我多年的行跡寫生中“品種也在不斷的混搭似乎有點升華。 明信片的速寫便捷而快速,雖只方尺間然天地之大,再配郵票蓋戳到也增添了不少的樂趣與形式。 但不是每位畫者都能成之,就蓋戳一事就會花費你行程中許多寶貴的時間,因為每個國家的郵政法律規定均不相同,再則老外又比較刻板

  • “畫與遠方”(十一)—— 西班牙纪游

    2017-12-17 汪家芳 不覺間,“畫與遠方”隨筆累計已有十篇。回頭看來,這樣記錄寫生途中點點滴滴的隨想錄,既可以將那些需要留存的東西留下“印痕”,也可以為日後筆墨與詩文的提高,積攢點基礎。事實證明,隨畫隨記樣式的“畫與遠方”,有助於我洞察事物發展與人文情懷的深邃,更有助於我從中獲得對人生的體悟,激發我對中國畫藝術創作探究的熱情。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中國堅持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堅持打開國門搞建設,積極促進‘一帶一路’國際合作,努力實現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民心相通,打造國際合作

  • “畫與遠方”(十)—— 2017采風宣城古鎮——水東

    安徽宣城水東古鎮,可能對我而言之前並不瞭解。此次應水東鎮政府之邀,前往釆風寫生,所見古鎮風貌驚歎不已。幽靜中散發著文化氣息,平淡間可見安居樂業。走在遠古的靑石路上,老街富有特色乃保留著原貌的建築均可入畫。

  • “畫與遠方”(九)—— 2017年10月雲南采風隨筆

    30年前就讀華師大藝術教育系時曾去雲南寫生整一個多月,也可以說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畫與遠方”開啟了我行旅中的寫生。這麼多年來旅行對於我而言,是一種積累,也許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我的繪畫風格,因為從直面真實生活的感悟中,提煉有創造性的藝術符號。

  • “畫與遠方”(八)——2017年10月甘南藏族自治州寫生 3(敦煌月牙泉)

    甘肅敦煌莫高窟,那是一个让人无法不钦佩而又神奇的地方。 浩翰無垠的沙漠、戈壁、风化的腐朽,據說是上古前從西伯利亞吹來的風沙到甘肅嘎然而止,形成了黃土高原和沙漠。 唯有敦煌,有绿洲的痕迹,且还留下了数千年的艺术瑰宝。敦煌研究院院長王旭東與部分畫家在窟內與敦煌研究院的畫家探討研究壁畫 是千佛保佑了敦煌,还是敦煌的生命护佑了佛窟?總而言之去過敦煌的人們感嘆不已。 值此中秋月明之时,在敦煌莫高窟、鳴沙山寫生,別有一番天地,月牙泉似一颗璀燦的明珠镶嵌在塔克拉玛甘肅悠悠万古、长存不变的明月,是永恒时

  • “畫與遠方”(七)——2017年9月甘南藏族自治州寫生 2

    “畫與遠方”(七)——2017年9月甘南藏族自治州寫生 2 中国画的写生到文人画有了完整的说法,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写生就是将书卷气与自然的生动气息融合。古人作画与现代画家作画不同,他们作画有着山水环境,每日对着山水可居、可游、可画。所以,黄公望称写生之法“在乎随机应变”。

  • “畫與遠方”(六)——2017年9月甘南藏族自治州寫生 1

    汪家芳在甘南藏族自治州寫生 很多年没有去我国的西南高海拔地区了,10年前曾去过西藏二次,身體狀況一切正常,而且有緣在日喀则扎什倫布寺的9月19日那天見到了十一世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傑布。 四丶五千高海拔雖說不是人類極限,但對於我們從小生活在平原都市的人也算是一種身體的考量,二次進藏可謂了得。其實高原反應是因人而言并非傳言之說可怕。 這次隨上海文史館幾個書畫家一行“一帶一路”甘南釆風進入海拔三千多的“甘南藏族自治州”寫生。感覺依舊,也許不到四千的緣故吧!如此看来平日里鍛練還是必須的。明年再次進藏採風&

  • "畫與遠方"(五)

    在美國採風寫生的間隙,抽空也去看了不少美國的當代藝術作品與展覽。說實話:不是太看得懂,美國人似乎很自信,這就是藝術。但在紐約的第五大道大都會藝術博物馆藏有埃及、巴比伦、亚述、远东和近东、希腊和罗马、欧洲、非洲、美洲、我國古代藝術精品等各地艺术珍品330余万件。看来美國人還是崇尚經典的。

  • "畫與遠方"(四)

    汪家芳在美国采风写生 男人之間的交流,有時甚是簡單,一支煙立馬拉近了距離。 前幾天我在美國懷俄明州大堤頓自然風景區寫生時,站立在我身邊有點腔調的一位中年美國人,很是專業地看我寫生,他連鬢帶腮的白胡子在薇風中飄拂,剎時一副藝術家的模樣。 我放下手中畫筆递上一支煙給他,他看了看煙并說: No,thank you.我說這是:The CHUNGHWA Cigarette in Shanghai. ,他立馬眼晴一亮OK.。他也拿出一支香煙很友好的遞給我說:American cigarette.,我倆相互刁著互贈的香煙點燃,猛吸了幾口,說實在的"對上號"了,一下子沒有了陌

  • "畫與遠方"(三)

    行旅中的采風與寫生,尤其是在不同文化背景的國家,往往會遇到一些有趣的事情。一天下午工作之余,我在南加利福尼亞州比弗利市的一條幽靜的街上散步,午後的陽光透過茂密的梧桐樹,把街道兩旁各具風格的建築照射得更加讓人賞心悅目。此時我隨身攜帶的寫生工具,便開始畫一幢頗有西班牙建築風格的別墅。當我專神寫生時,路邊駛來了一輛轎車,停在了我的身傍,車上走下一位自駕的老人。他神情嚴肅而帶有緊張地朝我走來,起初我還己為是來欣賞我的寫生,當老人站在我面前用較緩慢和疑惑的語氣間我:你是日本人還是中國人?

  • "畫與遠方"(二)

    "畫與遠方"寫生(二)汪家芳老师在美国采风写生 尼采认为,真正的创造应该来源于非理性和直觉。 世俗的眼光是挑剔、虚伪、势利、从众的。 有的时候我们难免会被烟云障眼。 越是这个时候越一定要明悉本心,慎重坚持自己的意志,创造自己真正想要的生命价值。 寫生也許是每個畫家藝術生涯中過去、現在、將来 經歷過且還在繼續進行的直覺生活的一種理性與非理性的方式。獨白自我的藝術是在傳統精典與現實生活中尋找自我的藝術價值與藝術形式...... 明信片速寫一明信片速寫二明信片速寫三明信片速寫四明信片

  • "畫與遠方"(一)

    旅行中的寫生是我長期的習慣。有整段的時間则擺好攤位,謂"長期作業"幾小時一幅,途中小憩則簡便速寫略施淡彩(明信片),倒亦別有天地。寫生不是目的,動手就好⋯⋯

共有1页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