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精选 >>2017年 >> 方翔:与艺术家对话 寻求新海派书画投资的真谛
详细内容

方翔:与艺术家对话 寻求新海派书画投资的真谛

01汪家芳.jpg


        在海上画坛,汪家芳和丁筱芳的“芳芳”组合可谓是享有声誉的学院派中国画画家。他们既接受过系统的美术教育,又在纯正的海派书画学术氛围中历练了几十年,有着清醒的美学追求。“芳芳”的绘画即便是随兴而作的水墨写生速写,也展现了他们对中国画的传统、创新以及自身绘画风格的独特理解。近日,笔者有机会和他们二位进行了一次对话,以求找到新海派书画投资的真谛。


汪家芳:感受“玩”的神奇魅力


汪家芳正在画瓷.jpg

汪家芳正在画瓷


        最近,汪家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几年前去景德镇与同道一起画了几件靑花瓷,逐对画瓷产生了兴趣。从平面纸上到立体瓷器,形式与材质的不同,要有一个熟悉的过程,掌握青花料的属性,通过线条、粗细、深浅、光涩等变化,方能有较理想的效果。”


        在汪家芳看来,色釉有近百种,熟悉并掌握其属性需经过无数次的试验,在1千多度的高温下其色釉发生奇妙的化学窑变,混沌、抽象似天工神造。高温色釉的瓷画创作,不是简单的绘画形式介入,而是抽象与意象的结合,从微观或宏观考虑,色釉窑变与绘画的有机结合,才能体现高温色釉下的瓷画神奇之魅力。


        汪家芳认为,在探索研究中国的色釉瓷画中,传统水墨和现代色釉瓷画有着广阔的前景。色釉窑变的作品,放纵而飘逸,随心可沉浮,是艺术家心灵再现和自身精神通过高温色釉与火焰结合的读白,给瓷画创作赋予了新的审美意义和纸上绘画不可取代的价值。


汪家芳高温色釉窑变瓷画.jpg

汪家芳高温色釉窑变瓷画


        事实上,画瓷只是汪家芳日常的“玩”,他对于艺术的探索更多地聚焦在对于绘画本身的研究上,“中国画的写生到文人画有了完整的说法,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写生就是将书卷气与自然的生动气息融合。古人作画与现代画家作画不同,他们作画有着山水环境,每日对着山水可居、可游、可画。所以,黄公望称写生之法‘在乎随机应变’。古代印刷术不发达,只有那些富收藏的画家可能看到真迹,而有才气的画家便是在每日的山居中写生山水。


        汪家芳非常推崇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在他看来,为何称为“富春”,“春”是自然,“富”在这里成了形容词,极富活力与美感,黄公望每日居富春山,他是如何感觉“富”春的,他在对着每日的山居富春中感受到自然在春天的萌动中有种无形的美的推手,这种推手在国画家的黄公望眼里就是中国画笔墨的气,气既是自然的创造造化,又是国画家的笔墨与自然美的互动。所以,郭熙说“山水有可行者,有可望者,有可激者,有可居者,画风至此,皆入画品,君子所以渴慕林泉者,正谓此佳处故也,故画者当以此意造”。


丁筱芳:个性独特化是写生最高境界


丁筱芳 贵州大方彝族人物写生.jpg

丁筱芳 贵州大方彝族人物写生


        在写生这个话题上,丁筱芳与汪家芳具有相同的观点。


        “写生是画家学艺和创作过程中不可缺少的重要课题,上海中国画院作为中国画创作的专业单位,强调写生是很有传统的,当年程十发,陆俨少,唐云等老一代画师都热衷写生,画了大量精彩的写生作品,留下许多珍贵的写生事例。”丁筱芳说,“写生速写我喜欢用钢笔来画,这当然是各人使用工具习惯而为,钢笔的绘画特点需要落笔肯定,不宜涂改,笔笔见形,这当然也是它的局限,但如果你用惯并掌握它,到自然能养成你作画时处处落笔肯定快捷的习惯,钢笔与毛笔有些相同之处。”


丁筱芳 新疆刀郎乡人物速写.jpg

丁筱芳 新疆刀郎乡人物速写


        在丁筱芳看来,只有通过大量的写生速写,进一步不断了解和掌握人体规律性的结构关系,再来寻找自己的绘画表现方法,逐渐从客观的观察到主观的思考,探寻自己造型的表现语言,使至形成自己独特的写生表现艺术风格,这个时候写生才变得有意思。


        “写生是运用写实的手法或变形的表现,哪个更好这不重要,关键你所表现的对象造型结构要有其依据或道理,写实的表现方式呈现客观多点,但也要有趣味,变形表达方式呈现主观为主,但也要就讲合理。”丁筱芳说。



认准代表人物跟踪式收藏


汪家芳高温色釉窑变瓷画箱器.jpg

汪家芳高温色釉窑变瓷画箱器


        19世纪中叶以来,中国画坛逐渐崛起一个被称为海派或海上画派的画家集群。它以上海为活动中心,吸纳并且引领着苏、浙、皖乃至更广地区的艺术力量,其画家阵容之浩大、绘画风格之纷繁以及得时代变革风气之先的显赫声势和深远影响,均超过了此前的所有地方画派。在相当一段时间,海派书画家的作品在艺术品市场也是独领风骚的。  


丁筱芳甘肃天水秦岭山水写生.jpg

丁筱芳甘肃天水秦岭山水写生


        传统海派在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的重要性在学术上已经形成共识,而对于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新时代海派艺术家,无论就学术层面而言还是从市场角度看,还缺少完整、系统的梳理与理论总结。近年来,新海派画家越来越受到收藏市场的关注,汪家芳和丁筱芳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据介绍,上海藏家和其他地方的藏家不同,他们不会人云亦云,往往喜欢自己琢磨艺术家的成就和价值,而且会通过对画史的研究和甄别,认准一两位在同代人里有领军姿态的艺术家,长期跟踪式收藏下去。


02太行秋韻 48x48cm.jpg

汪家芳-太行秋韻 48x48cm


        从学术角度看,所谓的新海派,是指与新中国一起成长、改革开放后以上海为主要创作基地的那批艺术家。与传统海派相比,他们的视野更为开阔,勇于创新,代表了日渐国际化的上海城市文化特质,具有鲜明的当代性。业内人士指出,海派本就是一个宽泛的概念,新海派基本代表了当下的海上画坛。但就市场而言,相对于京派、金陵画派、浙派、长安画派等国内的一些主要画派,新海派书画长期价格低落、不温不火。这也反映了市场对于新海派书画艺术价值的认知程度。


03清泉禪寺深138x70.jpg

汪家芳-清泉禪寺深138x70


        上海一批顶尖新海派艺术家陆续应邀到北京办展亮相,且展览的规模越来越大,得到京城美术圈、收藏圈的好评,扩展了新海派的影响力。在艺术品市场,新海派尤其是一些一线艺术家异军突起,他们创作的精品屡屡成为国内各大拍场的热门拍品,创下成交价新高。新海派在国内画坛的崛起,既是各方对海派书画艺术本身的再认识,更是对上海城市文化地位的认同。策展人章凡认为,一度被学术界和艺术品市场冷落的新海派,近年来能够异军突起,绝非偶然,有必要重估新海派书画价值。


04松汀策杖138x70cm.jpg

汪家芳-松汀策杖138x70cm


        在业内人士看来,无论是从海派书画的历史沿革出发,还是就当今新海派的整体创作实力而言,新海派应该还有更大的作为,产生与上海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相匹配的影响力。




1707汪家芳网站落款.jpg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